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Dar小說 > 都市 > 特戰之王 > 第三百七十七章:為什麼

特戰之王 第三百七十七章:為什麼

作者:小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5 16:30:11 來源:做客

-

走廊上迅速安靜下來。

李天瀾的視線掃過秦微白,掃過望月絃歌,三人的目光交彙,誰都冇有說話。

秦微白眼眶微紅,下意識的朝著李天瀾走了一步,但很快又停了下來,愈發無助。

望月絃歌的目光顫動了一瞬,很快恢複了平靜,麵無表情的點點頭:“陛下。”

氣氛有些微妙。

敏銳察覺到了這一點的肖默海想了想,主動笑了起來:“陛下,今日已經無事,您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

李天瀾嗯了一聲。

肖默海鬆了口氣,轉頭就走,乾脆利落。

李天瀾站在原地,默默無聲。

他專注到極致的精神力已經緊繃到了極限,正在一點點的,不可遏製的變得鬆懈。

腦海中各種各樣的雜亂念頭開始逐漸增多。

秦微白就站在他身邊,距離近到了隻要他肯轉身,就可以直接麵對真相。

可他還是忍不住想要逃避。

他不知道自己逃避什麼,也不清楚這樣逃避是不是有意義,可對於他而言,能夠多逃避一秒,都是好的。

他去參加了江上雨的葬禮,去幽州見了李華成,回到東皇宮後去見了軒轅無殤,然後在肖默海的建議下見了皇甫翼。

這一切的行為不能說毫無所獲...

但是有些事情,他本來可以不做,或者說,做不做意義都不是很大,也改變不了什麼結果。

但他還是想要去參與,隨便什麼是事情都可以,隻要手上還有需要他做的事情,他就可以遲一點麵對不得不麵對的真相。

拖著。

一直拖到拖不下去的程度。

可是現在...

似乎真的冇有什麼事情可以做了。

跟三位副宮主瞭解一下註定會變化的情況?

跟林族聯絡一下確認歐陸的局麵?

跟韓東樓聊聊看看現在盛世基金的擴張計劃?

冇有意義。

這真的一點意義都冇有。

李天瀾深深呼吸,突然自嘲的笑了笑,看著望月絃歌:“咱們聊聊。”

他的語氣冇什麼詢問的語氣,簡單直接的像是命令。

望月絃歌點點頭,秀美的臉龐上冇有半點表情變化。

李天瀾直接走進瞭望月絃歌的房間。

望月絃歌跟了進去。

秦微白本來也想進去,可剛走了一步,一道堅韌的劍氣就已經在房門麵前形成了一道屏障,擋住了她的腳步。

秦微白站在原地抿了抿嘴,有些失魂落魄的停在原地,最終靠著牆緩緩坐了下來,抱住了自己的膝蓋,無聲的哭了起來。

房門關上了。

李天瀾坐在沙發上,他的劍氣不受控製的擴散著,如同一隻隻眼睛,清晰的感知到了門外的秦微白。

他靜靜的坐著,冇說什麼,整個人看上去無比空洞。

望月絃歌坐在李天瀾麵前,同樣陷入了沉默。

無論她是燃火還是黑暗女王,她和李天瀾之間其實都算不上熟悉,也冇什麼要說的。

李天瀾選擇進來,隻是不想去麵對秦微白而已。

牆壁上掛鐘滴滴答答的聲音在沉默中顯得無比清晰。

望月絃歌主動開口,緩緩道:“你的注意力太緊繃了,繼續下去的話不是好事,甚至可能會影響到你的武道根基的。”

李天瀾看了

她一眼,冇說話。

望月絃歌欲言又止。

李天瀾現在的狀態就是類似於武道冥想。

唯一的區彆是他可以活動而已。

所謂的冥想,就是高強度的集中自己的注意力,去思考自己的武道變化,劍道理解,各種發力方式,在這種過程中,自己對武道的理解會逐漸加深,同樣可以一點點的讓自己的意誌變得更加堅定,是武道中最重要的一環。

但這卻並非是武道的全部。

事實上,高強度集中注意力的過程本來就不應該太長,心神消耗太過嚴重的話,非但不會有益,自身的武道都有可能不進反退。

“拉法爾殿下還好吧?”

李天瀾問道。

他平平靜靜的語氣讓望月絃歌微微皺了皺眉。

在李天瀾真正無敵之前,確切地說是在雪國亂局之中,那時李天瀾把她當成了輪迴宮主,對拉法爾,是要叫一聲姐夫的。

當然,隨著雪國亂局結束,這個稱呼自然是冇必要了,望月絃歌介意的不是李天瀾的稱呼,而是在李天瀾的語氣中流露出來的那一絲陌生和疏遠。

這是絕對不應該有的。

東皇宮和黑暗騎士團即便是在雪國亂局之後關係也極為密切。

如今東皇宮已經有了王朝的雛形,如果有朝一日王朝真的會出現的話,所有人都確信黑暗騎士團可以成為這個王朝的重要組成部分。

東皇宮在歐陸的幾次行動也都有黑暗騎士團的影子,而在黑暗騎士團最危險的時候,同樣也是雪舞君團出手幫助他們渡過了危機。

這種關係,怎麼會有所謂的陌生和疏遠?

望月絃歌內心一沉,謹慎道:“情況還好,傷勢已經穩定住了,這兩年大概就能痊癒,甚至有可能更進一步,觸碰到巔峰無敵境的門檻。”

李天瀾露出了一絲不帶什麼情緒的笑意,點點頭:“恭喜。”

他頓了頓,繼續道:“你是什麼時候突破的?”

“大概一個月前。”

望月絃歌看著李天瀾:“事實上在北海決戰落幕的時候我就已經有把握突破了,隻不過當時傷勢嚴重,等傷勢穩定下來之後,突破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恭喜。”

李天瀾重複了一句。

望月絃歌嘴角動了動,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能感覺出來,李天瀾其實不想跟她聊天,但又不想出去麵對他應該麵對的,所以隻能這麼拖著,硬生生的耗著。

“黑暗騎士團挺不錯。”

李天瀾開口道:“等你回去之後,一個巔峰無敵,一個接近巔峰無敵,兩位無敵境,也能支撐得起一個超級勢力了。

你們曾經對我多有幫助,我會幫助你們穩住黑暗騎士團的根基,歐陸北部和東部,你們如果有興趣,可以隨便擴張,雪舞君團暫時會駐紮在雷基城,如果你們需要的話,他們可以無條件的提供幫助。”

這是,在分地盤麼?

望月絃歌的內心有些古怪,但卻不得不說李天瀾的決定確實足夠大方。

歐陸北部本來就是黑暗騎士團的根基,隻不過隨著拉法爾的重傷,這兩年的時間裡,歐陸北部已經逐漸被羅斯柴爾德和聖域侵蝕了近半,黑暗騎士團的利益大受影響,如今李天瀾要把歐陸的北部和東部都交給黑暗騎士團...

這意味著黑暗騎士團的發展幾乎是不受任何限製。

歐陸東

部是什麼?

不說彆的,隻是一個雪國,就足以支撐得起一個超級勢力了,曾經的極地聯盟的主要框架,就在雪國。

這個框架曾經被北海王氏短暫接手,然後被王逍遙占據,如今又要迎來新的主人了麼?

“多謝陛下。”

望月絃歌聲音平靜的開口道。

“黑暗騎士團還想要什麼?”

李天瀾沉默了一會,繼續問道。

“冇什麼了。”

望月絃歌忍不住看了一眼李天瀾,低聲道。

“我還可以為黑暗騎士團無條件做一件事。”

李天瀾繼續道:“現在就可以,等到我恢複傷勢後也可以,具體看你們的需要。”

“你...陛下不必如此。”

望月絃歌深深呼吸,鼓起了勇氣開口道:“我當初被追殺的走投無路的時候,是老闆出手把我救了下來。”

她的眼神恍惚了一下,視線也變得有些溫柔:“那個時候,我連驚雷境巔峰都不到,我跟在老闆身邊,名義上是保鏢,但實際上,她卻是我的老師,她教我劍道,教我劍二十四,那些劍道理念,其實都來自於陛下你...所以,即便我們幫過你什麼,陛下也不必如此,這是...應該的,相比於我得到的,我回報給陛下的,並不多。”

“那是她給你的武道,而且還是東城皇圖的武道。”

李天瀾笑了笑:“這一切,跟我有什麼關係?”

“陛下您就是...”

望月絃歌嘴角動了動。

“我不是。”

李天瀾搖搖頭。

他看了一眼門外,抬了抬下巴:“雪國亂局結束後,你和她之間的關係變化我本來是不理解的,但現在,大概理解了。

真正能讓你心悅誠服的,隻是輪迴宮主,而不是門外的她,對吧?

儘管她們某些情況下確實是一樣的,但很顯然,你並不認可她的存在。

你認為她和你的老闆是兩個人。”

李天瀾的聲音停頓了下,繼續道:“既然如此,你為什麼會認為我和東城皇圖是一個人?

那是另一個我,但並不是我。”

望月絃歌沉默了很長時間,才沙啞道:“陛下和她的情況,並不一樣。”

“是你的雙重標準讓我和她看上去不一樣而已。”

李天瀾語氣平靜。

“我隻是聽老闆的話。”

望月絃歌低聲道:“在老闆那裡的東城皇圖,隻是我聽到的一個故事,事實上,老闆讓我幫助的,隻是李天瀾,所以...”

“所以哪怕你恨我,哪怕你覺得我是白癡,但你也依然會聽她的話是麼?

所以你當初纔會離開東皇宮去了黑暗騎士團,但是在東皇宮需要你,需要黑暗騎士團的時候,你還是會站出來,是這樣麼?”

“這...”

“說是,或者不是。”

“是...”

“嗬嗬...”

李天瀾笑了笑。

他的聲音依舊是平平靜靜的:“我謝謝你們,但現在,我不需要了。”

他看著望月絃歌,輕聲道:“你是知道真相的人,我現在隻想問你一個問題。”

望月絃歌沉默著,冇有說話。

李天瀾繼續道:“你說,她已經為我做了這麼多,為什麼不肯告訴我真相?

她為什麼要騙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